来自 养生 2020-05-02 21:24 的文章

您,永如夏花般绚烂——沉痛缅怀老校友孙敏同志

写在前面的话:6月17日,我校校友,原驻苏联使馆、保加利亚使馆、罗马尼亚使馆、乌克兰使馆商务参赞,孙敏同志因病医治无效,在北京医院逝世,享年82岁。惊闻噩耗,不胜悲痛。就在一个月前,学校专程派我们赴京到前驻保加利亚、罗马尼亚、俄罗斯大使李凤林校友家采访,这对同为哈外专毕业的校友伉俪,亲切地接待了我们。两位老校友向我们介绍了他们在哈外专求学时的刻苦场景,讲述了他们在俄罗斯工作时的有趣故事,更表达他们对俄语事业的无尽深情。

临行前,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与我们依依惜别,孙敏校友紧紧拉着我们的手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永远不会忘记母校给予我的知识与力量!”她在说这句话时坚定的语气、虔诚的目光,令我们所有在场的人为之动容,久久无法忘记。如今,虽寥寥数日,再次翻起孙敏校友的生平资料,却已与老人家阴阳两隔,内心无限伤感。孙敏校友的一生如夏花般绚烂,那便在其中采撷几朵,与大家共勉,谨以此文表达我们最深切的怀念与最崇高的敬意。

 

进哈外专学习,她是品学兼优的学员

1935年孙敏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区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做教员的父亲以微薄的工资支撑着8口之家的生计。孙敏的父母亲对孩子们的教育十分严格,从小便要求他们自强不息、刻苦学习,长大能够成为对祖国对人民有用的人。1950年11月,15岁的孙敏响应“抗美援朝、参军参干”的号召,进入哈外专学习。当时的哈外专是所半军事化性质的学校,学员们穿军装,但不戴领章,每个月领取生活费,但不是现金,而是代金券。

“当时哈外专的学习氛围十分浓厚,两位老校长对学生们的影响非常大,王季愚校长给大家上政治理论课,让大家树立坚定的政治方向,赵洵校长则从俄文专业教育的角度引导大家刻苦学习” 孙敏曾回忆说。在哈外专学习期间,孙敏刻苦努力,即使晚上熄灯,也要到外面借着月光拿着小卡片儿继续背诵俄文单词,正是凭借着这股“拼命”学习的尽头,孙敏政治课、文化课、口译、笔译等全部成绩都是5分,并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

孙敏的心里清楚地意识到,作为党员自己的责任更重了,必须要率先垂范,起到榜样作用,以优异成绩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风范来。在毕业考试时,她做到了这一点。与毕业考试有关的30篇文章,如《我的大学》、《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》、《我的祖国》等文章,孙敏都能用俄文写出来,再译成中文,并且背得滚瓜烂熟,在毕业考试中她取得优异的成绩,得到苏联专家、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好评。

 

到二机部工作,她是刻苦工作的模范

1954年7月,由于成绩优秀而且还是共产党员,孙敏在毕业时被列到了一类分配名单之中,被派往原第二机械工业部专家办公室工作,为无线电工业的苏联顾问做翻译。苏联顾问并没有看上这位身穿褪了色的衣服,脚穿打了补丁的解放鞋的小姑娘,有些不满意地说:“又瘦又小的黄毛丫头怎么能当好翻译呢,另派一名合适的翻译吧”。当时负责介绍孙敏的领导对苏联顾问说:“您别看她个儿小,她的政治品德和学习成绩都非常优秀。哈外专给她的思想品德、业务、政治和文化等各门功课的评定都是5分。她是中共党员,是一个非常努力、有志向、有前途的女孩,希望您能同意她做您的翻译”。

苏联顾问这才同意孙敏做翻译,并给了她一本《俄汉无线电技术词典》背诵。就这样,孙敏的工作从背诵词典开始,并逐渐地成为了电子工业翻译方面的能手。由于翻译的材料很多都是保密资料,工作只能在办公室进行,工作完毕再送还资料室。孙敏又拿出了哈外专学习时的那股劲头儿,一心一意地扑在工作上,搞翻译、学业务,不敢有半点松懈,不管机关大院儿里是放电影还是有演出,都不为之所动。